武汉会战和中山舰有什么关系,战局如何

来源:http://www.chinagopay.com 作者:历史 人气:75 发布时间:2019-09-15
摘要:原标题:武汉会战国军六个军对抗日军一个师团一个旅团,战局如何 武汉会战武汉会战是抗日战争时期我军保卫武汉的一次大型会战,整个战役之中有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斗,武汉会战

原标题:武汉会战国军六个军对抗日军一个师团一个旅团,战局如何

图片 1武汉会战 武汉会战是抗日战争时期我军保卫武汉的一次大型会战,整个战役之中有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斗,武汉会战的过程非常曲折。 武汉会战和中山舰有什么关系 1938年10月24日,在保卫武汉的时候,武汉金口长江段被日本侵略者炸毁,当时中山舰的任务是负责所有的运输任务,为了最大程度的进行运输,中山舰把舰队上的武器装备全部拆卸,并没有作战和防御能力,就是这样中山舰上的士兵也是拼死抵抗,和日本空军足足周旋了75分钟,拖延了时间,最终无力抵抗,被炸毁。一直到1997年1月28日中山舰的舰艇才从海里打捞出来,政府专门为中山舰建立了中山舰纪念馆,以此来纪念为抗战牺牲的军民,让人们牢记中华之不屈精神,后来政府将其打造成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中山舰与武汉会战极大的体现了中国人民顽强抵抗侵略者的斗争精神,体现了中华人民的不屈意志,值得后辈永远的学习。中山舰与武汉会战的结果虽然不尽人意,但是极大的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极大的延缓了日本的侵略脚步,打断了日本快速政府中国的企图,使抗日战争进入僵持阶段。并且歼灭了大量的日军,根据不完全统计,此战共歼灭日本25万军队,并摧毁了日军数不尽的飞机、舰队、大炮。战事十分惨烈,共产党和国民党也为了国家付出惨重的代价。 武汉会战国军裸身夜袭日军 1938年,田家镇作为沿江要塞中最坚固、最大的堡垒,武汉会战国民党守军长江三道防线最后一关,中日双方在这里进行了一场血雨腥风的争夺战。但因战场分散,牺牲惨烈,遗迹难寻,这段可歌可泣的抗日史实鲜有记录。 提及这段历史,田家镇钱炉村65岁的村民贾明舜掏出一篇文章《忆父》说:“我大伯贾士超16岁就参加地下武装队。这份材料是大伯的口述,我记录的。”文章写道:“那年我14岁。我记得上午十时许,日本鬼子的飞机离地面不到几十米高,几个一群,来回盘旋,像狼一样嚎叫。小小村庄,烟火弥漫,火光四起,房子倒了,树也断了,人也无音了。炸后,血水染红了整个村庄。我爸走了,蜡黄的脸上沾满鲜血和泥土,四肢都散了架。” 对田家镇要塞阻击战有着深入研究的武穴市委党史办程瑞库讲述了一段激战细节:9月20日晚,大雨滂沱,整夜激战。为攻克无名高地,国民党守军调集3个营组建奋勇队,所有队员一律脱去上衣,光着脊梁。战斗号令一下,奋勇队一鼓作气冲上山头,黑暗中混战在一起难分敌我,于是只要摸着上身着衣者,默不作声上去就砍。方法虽简单,但十分管用。一气厮杀下来,阵地上竟然留下了500多具日军尸体。 当时曾在阵地上与日军面对面血战的解云祥(时任第53团1营营长),后来在回忆录中记下那场惊心动魄的血战场景:“当时整个阵地上终日硝烟弥漫,血肉横飞,天空中刺耳的飞机啸叫声,地面上的枪炮声和战士们与日军搏斗的厮杀声连成一片,响彻山谷。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从9月15日到9月29日上午11时30分,田家镇要塞保卫战,历时15天,日军平均每天对田家镇炮台发射500余枚炮弹,飞机投弹在1000枚以上,并大量使用毒气弹,造成中国守军2000余名士兵中毒,全身溃烂。江面上,数十艘海军舰艇全数被日寇击沉,全体将士殉难。国民党守军带伤坚守,战斗至最后一人,伤亡总数超过2万人。田家镇要塞阻击战只是田家镇战役的主战场之一,其他战点遍及各地,前后历时近40天,有效地拖延了日本海军向武汉进犯时间。”程瑞库说。

图片 2

当日军攻击到富池口时,防御要塞的中国守军不可谓不充实:从前线退下来的张轸的第十三军、张刚的第九十八军、王仲廉的第八十五军;关麟征的第五十二军、李仙洲的第九十二军以及要塞守备军霍揆彰的第五十四军。

图片 3

多达六个军的中国守军由第三十一集团军总司令汤恩伯统一指挥,面对的是日军的一个师团加一个旅团。

利用优势兵力和有利地形,中国守军与日军血战多日。特别是在瑞昌以西的仙女池附近,日军第九师团遭到中国守军的顽强抗击,攻势受制。

但沿江西进的波田支队在海军舰炮的配合下,对富池口中国守军核心阵地发动了一次又一次攻击。核心阵地守军是第五十四军第十八师。

图片 4

最后时刻,当日军从陆上和江上发射毒气弹后,第十八师师长李芳郴向兵团总司令张发奎请求撤退,但遭到严词拒绝。张发奎严令李师长再守三天,并告诉他第二兵团司令部就设在大冶县城西南面的山上,已沿着公路派出了督战队,无论是谁擅自撤退,就地枪毙。

图片 5

第十八师苦守三日,除富池口东南山头阵地依旧在手外,其他方向高地的数层防御阵地均被日军突破,整个要塞都已暴露在日军的火力下。

李师长再次请示兵团,言如无增援必须撤退,可张发奎的命令是:第十八师还要再守三天。二十三日夜,身为师长的李芳郴“坐一小划子渡网湖,向阳新城方向逃走。师长逃遁,兵无主将,顿形慌乱”。

当晚,第十八师残剩官兵破坏了要塞的主要设施后,拆除了网湖通向长江的浮桥,撤离要塞。

富池口要塞的陷落,令与之相对的江北军事要地田家镇顿陷危机。

沿长江北岸进攻的日军第六师团,在广济作战后原地休整七天,补充了三千二百新兵,并得第三师团一部的加强以及海军第十一战队的配合,当长江南岸的波田支队和第九师团逼近富池口时,九月十五日,第六师团部队开始向田家镇方向攻击前进。

亲爱的朋友,如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大鹏微信公众号“大鹏说书(账号dapengshuoshu)。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463.com永利皇宫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武汉会战和中山舰有什么关系,战局如何

关键词:

最火资讯